首趟“湾区号”中欧班列经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

中新网乌鲁木齐8月24日电(陈乾 吴奇) 首列“湾区号”中欧班列8月23日21点45分到达阿拉山口站后,仅用了半天时间,就完成了通关手续,经阿拉山口口岸顺利出境,驶向德国杜伊斯堡,为粤港澳大湾区开辟了一条新的国际贸易通道。

“为了让首趟‘湾区号’中欧班列快速出境,我们加强运输组织,做到了班列当天到达、当天通关。这也标志着新疆铁路口岸的通道能力进一步释放,对保障国际产业链稳定发挥了更大作用。”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阿拉山口站运转车间主任孙德敬介绍。

首先,品牌定位相对清晰。

并且,O2O战略推进之后,实际产生的收益很少,更无从改善美邦整体业绩快速下滑的趋势。

美特斯邦威做的是定位于青年人群的休闲服装,在当时来说,其产品在设计上还是比较前卫的,虽然同期定位于青年休闲时尚的品牌诞生了不少,但在那个特定时期内,这些专门为青年消费者打造的品牌有足够大的市场,尤其在当时的国内市场,外来品牌并不多,且普遍价格偏高,这些国内品牌占据了天时,给消费者带来了极大的选择余地。

美邦的口号从“不走寻常路”被换成了“爱怎样,就怎样”,同时,在Metersbonwe、ME&CITY、AMPM、MooMoo、CH”IN五大主力品牌的基础上,将主品牌细分出MTEE街头潮趣、ASELF森系、Novachic都市轻商务、HYSTYL潮流范、NEWear休闲风五大风格,意在满足消费者的多元化需求。

其门店数量也大幅缩减,公开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16年,美邦门店数量已经净减少1300多家。

2010年,国内电子商务B2C迎来了大爆发,行业库存危机也已经现出苗头。也是在这一年,美邦成立了自己的电商平台,邦购网,想要线上线下同时发力。

2015年,美邦首次亏损,接下来又是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在2018年短暂盈利之后,2019年再次亏损8.26亿元。

曾经年利润超12亿,如今连年亏损,负债超20亿

“为保证首趟‘湾区号’班列高效通关,我们与深圳海关、代理企业提前对接,提前完成了舱单的传输审核,与铁路部门密切关注班列动态,现场关员24小时值守,第一时间完成现场监管和验核作业,确保了班列即到即办。”阿拉山口海关监管一科科长王帅介绍,在全球疫情防控新形势下,世界贸易通道受阻,中欧班列以其安全快捷、绿色环保、成本较低、受自然环境影响小等优势,日益受到更多企业和货主的青睐。这趟班列的开行,有助于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中亚-东欧-西欧国际陆上物流新通道,助力更多国货走出国门,造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同样是在2015年,美邦又上线“有范”APP,是由周成建的儿子周邦威主导开发的,并冠名了《奇葩说》第二季。可惜的是,这款APP并没能掀起水花。“有范”上销售的商品不光美邦旗下的品牌,也有其它品牌,比如阿迪达斯。

其请过的代言人超过10位,花儿乐队、郭富城、周杰伦、潘玮柏、张韶涵、林志玲、李易峰……还请过当年热播美剧《越狱》的男主角、好莱坞一线明星米勒。

1993年他成立了美特斯制衣公司,生产“邦威”牌服装,后来才将“美特斯”与“邦威”结合起来,注册了“美特斯邦威”品牌。

这款APP最终在2017年宣布下线。

在美邦发展进入快速通道之后,营销手段全面升级,还开辟了一些先河。

但美邦的衰退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的。

“我们做好班列票据到达流转、纸质票据与电子运单信息审核确认、放行后优先挂运编组车辆三项工作,与海关实现数据资源共享,同时积极协调哈方铁路驻站工作人员,压缩翻译译票时间,确保班列快速通关。”阿拉山口站货装车间联运值班员吾木提·吾马木说。

但这次转型最后也是渐渐凉了下去,在2015年,美邦计划定增募资90亿元,并将把其中60亿元用于O2O建设,但最终募资总额缩水至不到42亿元,而用于O2O的投入金额直接降为12亿元,仅为原计划的20%。

另外,数据还显示,现在美邦累计总负债已成20亿元,而账面资金只有3.25亿元,4月的13亿元定增计划也已经告吹。

其之所以能够快速崛起并开遍全国,主要原因在于以下三点:

代言人再次发生大变动,胡佳佳一口气签下关晓彤、曾舜晞等5个代言人,走上了迎合年轻消费人群的路子。

并且,尽管当下美邦总市值依然还有52亿元左右,但自2010年11月30日达到历史最高点38.75元之后,一路下跌至今,股价只有2元左右。

曾经火爆时,美邦的门店大都开在黄金商圈,一条商业街上可能会同时存在两家美邦门店,人流络绎不绝。但看现在,不光门店数量大幅减少,经常打折也再难见到当年每家店都能挤满人的场面。

在门店数量方面,2002年达到1000家,到2007年超过2100家,而到2012年底时,已经达到最多的5220家。

还率先在欧美大片中进行广告植入,2009年的《变形金刚2》,电影上映一周带动美邦上海旗舰店售出1万件变形金刚T恤;在2011年夏季的《变形金刚3》中露出长达5分钟,直接带来100万件变形金刚系列T恤的销量。

在2013年,美邦启动了O2O战略,要加大投入进行互联网化改造,并利用大数据、云计算进行精准营销;同时,将线下门店升级为体验店,成为为消费者提供“试衣间”和“取件场”的场景。最初开启的体验店标配Wi-Fi,有书廊、咖啡吧以及花园露台等休闲设施,以及智能设备,希望借此提升购物体验,吸引消费者更多的停留,同时,在线购物的人可以在体验店取货、和换货。

第一家专卖店开业时,直接办了一个“千店工程”启动仪式,喊出要在全国开上千家品牌连锁店的口号,关注度瞬间飙升。

实际上,早在业绩开始下滑之前,美邦已经开始尝试进行业务转型。

当时有一个很尴尬的数据,阿迪达斯品牌上架单品只有一百多件,但浏览数超过90000次,美邦以及其旗下子品牌ME&CITY共上架单品近4000件,浏览数却只有70000次。

其成长速度不能说很快,但绝对不慢。在其发展势头最好的十余年里,无论是营收还是门店数量都达到了巅峰,2008年8月在深交所上市,周成建一度以170亿元财富成为中国服装界首富,当年,美邦营收44.74亿元,净利润5.88亿元;到2011年,营收达到99.45亿元,距离突破百亿只差一哆嗦,净利润也高达12.06亿元。

美邦自创立开始,为了打出品牌影响力,在营销方面没少下功夫。

1994年,周成建的零售店开业,兼做批发与零售业务。到1995年,“美特斯邦威”第一家专卖店正式开业,全面进军服装零售。

尽管美特斯邦威方面很快就做出澄清,称限消令已经解除,但被限的原因很难不让人联想到美特斯邦威的现状。

作为一个可以说曾经占据两代人记忆的本土休闲服饰品牌,美特斯邦威的存在感已经很低了,一场持续数年的转型,至今仍未见起效。从全服装行业的库存危机爆发,到新冠病毒疫情“黑天鹅”,从年利润超过10亿元,到连续多年营收下滑,美邦接下来的日子将更加艰难,同时,美邦所面临的困境也是整个行业所面对的。

根据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9.21亿元,净亏损2.19亿元,并预计上半年亏损3亿~6亿元。

在多部门协同作业的过程中,班列票据须与哈萨克斯坦铁路部门进行对接,耗时较长。阿拉山口站优化票据办理流程,整合加快票据周转,压缩非作业时间,实现票据流与车辆流的平行作业,有效加快了班列放行速度。

10年转型不停,越试越错

但要说美特斯邦威的基因,不止25年。美邦的创始人周成建从1982年就已经开始从事服装生产制造,先是做生产代工,其后自己开店做批发生意,再之后才有了美邦品牌,有了面向零售的美邦专卖店。

2018年美邦终于扭亏为盈,营收76.64亿元,净利润4290.86万元,但2019年又巨亏8.26亿元。

“阿拉山口口岸是距离欧洲最近的铁路口岸,这里的海关、铁路为中欧班列开通了24小时的‘绿色通道’,班列业务随到随办、全程优先,这趟班列是我们今年新增代理的一条线路,目前‘湾区号’计划每周开行一列,下一步将视市场的需求会加大增开频次。”中国外运阿拉山口公司报关部经理竹小娟介绍说,“湾区号”中欧班列的逆势开行,搭建了保障大湾区制造业产业集群供应链物资运输的黄金通道,阿拉山口口岸已成为班列畅通开行的重要枢纽节点。(完)

转型尝试并没有因此停止。

这些营销手段不光带动了美邦早期业绩的快速增长,也助其树立了品牌形象。

从开始做零售,到后来在全国快速扩张,冲上巅峰,美邦一度成为引领青年穿衣潮流的“名牌”,甚至被称为是中国服装界的“黄埔军校”。

在这个时候,美邦也已经入住多家主流电商平台。

2017年,美邦发生重要的人事变动,周成建的女儿胡佳佳接任美邦集团董事长兼CEO。接下来的转型重点,是重拾线下渠道优势,一边巩固一二线城市业务,一边向三四线城市延伸。

据了解,这趟班列共搭载49个集装箱,货值约2300万元,主要货物为电子产品、机电及轻纺类产品。班列自8月18日下午从深圳平湖南站出发,23日经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后,途径莫斯科、明斯克、马拉舍维奇、华沙、汉堡等地,预计14天后到达德国杜伊斯堡,运距13438公里,是目前我国运距最长的中欧班列之一。

美特斯邦威的历史,不用多说。自1995年第一家美特斯邦威专卖店在温州开业,至今已经25年。

而限高的原因,据相关报道显示,源于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指美特斯邦威未支付租金和违约金等,并且截至2020年6月24日仍未履行给付义务。

在生产经营模式上,周成建当时选择效仿耐克公司“生产外包、直营与加盟相结合”的模式,不必投入大量资金扩大工厂规模,自身仅保留美邦的品牌、产品设计、品牌推广和直营门店的开设,门店多以加盟为主,生产、销售全部外包,有利于其在全国范围快速复制扩张。

从班列接车、机车换挂到票据班列,阿拉山口站协同海关、边检等部门,合理安排线路,提前预告信息,做到各环节紧密衔接,加快票据办理、货物查验等相关作业,为班列出境开辟“绿色通道”。

此外,还曾重金冠名国内首档脱口秀节目《奇葩说》,5000万元拿下2014年该节目首季冠名权,第二和第三季依然冠名。

1993年,为给一家新店开业造势,花3个月的时间做出一个8米高的滑雪衣,不光被吉尼斯纪录收录,当时央视东方时空节目还对此进行了长达8分钟的报道。

但就像很多品牌一样,美邦错以为电商就是做一个购物网站,只要有了购物网站就会有流量有成交,并没有对电商背后对运营、推广、物流配送以及售后形成正确的认识,尤其在最基础的物流配送方面,美邦完全跟不上节奏,最后这个耗资超过6000万元的网站只存活了10个月。

meldote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