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漏洞等级划分出炉!国家区块链漏洞库未来将不断迭代修改

近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联合长亭科技、链安科技、安比实验室和慢雾科技四家安全厂商,在CVSS2.0漏洞评分系统基础上,结合大量真实区块链漏洞案例,共同起草国家区块链漏洞库《区块链漏洞定级细则》,现向社会发布。

据了解,在网络安全评测体系中,漏洞分级、分类的标准化研究是评测十分重要的基础环节,建立统一的漏洞定级标准化方案对统一行业认知、提升行业技术安全、建立健全 安全测评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不法侵害人是未成年人怎么办?《指导意见》规定,明知侵害人是无刑事责任能力人或者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的,应当尽量使用其他方式避免或者制止侵害;没有其他方式可以避免、制止不法侵害,或者不法侵害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可以进行反击。

正当防卫“松绑”、鼓励正当防卫是否会导致逞凶斗狠、防卫权滥用?

对于“行凶”这一司法实践中的认定难点,《指导意见》强调了两方面的判断因素:一是使用致命性凶器;二是对他人人身安全造成现实、严重、紧迫的危险。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针对当前司法实践对正当防卫的适用“畏手畏脚”的现状,为正当防卫适当“松绑”、鼓励见义勇为、依法保护公民的正当防卫权利是完全必要的,但“松绑”必须在法治框架内进行。

姜启波解释,必须坚持一般人的立场作事中判断,即还原到防卫人所处的具体情境,设身处地思考“一般人在此种情况下会如何处理”,坚持综合判断原则,不能对防卫人过于严苛,不能强人所难,更不能做“事后诸葛亮”。

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作出判断

针对严重暴力行为可实施特殊防卫,致侵害人死亡不负刑责

因琐事发生争执,双方均不能保持克制而引发打斗,对于有过错的一方先动手且手段明显过激,或者一方先动手,在对方努力避免冲突的情况下仍继续侵害的,还击一方的行为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

实施防卫是否只能针对直接侵害人?

如今,潭头村已经实现整村脱贫,去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了1万元。对于未来的生活,每个人也有了新的憧憬。

只有面对生命危险时才能正当防卫吗?防卫时造成侵害人死亡怎么办?面对一群不法侵害人是否只能对主要侵害人实施防卫?正当防卫“松绑”是否会被滥用?对这些问题,《指导意见》一一予以解答。

因现实中,防卫行为与斗殴具有外观上的相似性,《指导意见》要求通过综合考量案发起因、对冲突升级是否有过错、是否使用或者准备使用凶器、是否采用明显不相当的暴力、是否纠集他人参与打斗等客观情节,准确判断行为人的主观意图和行为性质。

判断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指导意见》指出,要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作出判断;“造成重大损害”是指造成不法侵害人重伤、死亡。造成轻伤及以下损害的,不属于重大损害。

据介绍,前期很多区块链企业和团队在发行漏洞悬赏计划时,由于没有可供直接参考的统一标准,往往都会按照各自的理解定义漏洞的威胁等级;而安全厂商也会根据各自对CVSS的理解制定出不同的评定标准。当前区块链生态中各个角色对于安全漏洞的认知并不统一,甚至分歧较大。亟需建立一套针对区块链技术的、被行业普遍认可的定级细则,明确漏洞分析原则,并给出确定且可执行的威胁等级评定参考。

如今的潭头村,拥有富硒水稻、富硒蔬菜等多个特色产业基地。村集体经济发展了,村民们既能在家门口就业,也能自主创业。而几年前,潭头村刚开始尝试发展蔬菜产业时并不顺利。由于长期处于贫困状态,村子里三分之二的青壮年都被迫出去打工了,张忠华就是这打工大军中的一员。

对于正在进行的拉拽方向盘、殴打司机等妨害安全驾驶、危害公共安全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实行防卫。成年人对于未成年人正在实施的针对其他未成年人的不法侵害,应当劝阻、制止;劝阻、制止无效的,可以实行防卫。

村干部们挨家挨户做村民们的工作,耐心讲解扶持政策,终于打消了大家的顾虑。集中连片的钢架大棚搭起来了,龙头企业引进来了,不仅可以给村民们提供优质种苗、农药化肥和技术指导,还解决蔬菜销售的难题。回到家乡的张忠华,一口气承包了10亩大棚种蔬菜,没想到,第一年就净挣了8万块钱。

近年来,“于欢案”“昆山龙哥案” “福州赵宇案”“涞源反杀案”等涉正当防卫案件引发广泛关注。伴随着这些案件的出现,正当防卫制度也逐渐被激活。

姜启波表示,正当防卫是“正对不正”,必须针对不法侵害人进行。但是,不能狭隘地将不法侵害人理解为直接实施不法侵害的人,而是也包括在现场的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

按社会公众一般认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不能苛求防卫人

防卫时造成侵害人死亡怎么办?

如何界定不法侵害“正在进行”?

村庄“空心”了,村集体经济也面临着“空壳”危机。怎么能让村庄留住人,让村民们过上好日子呢?

侵犯生命健康、人身自由、公私财产以及非法入侵住宅等

正当防卫“松绑”是否会被滥用?

关于时间条件的判断,《指导意见》第六条强调,对于不法侵害是否已经开始或者结束,应当立足防卫人在防卫时所处情境,按照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依法作出合乎情理的判断,不能苛求防卫人。

最高法研究室主任姜启波表示,办案中要把防卫人当普通人,不能强人所难。实践中,个别案件的处理结果与社会公众的认知出现较大偏差,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办案人员脱离防卫场景进行事后评判,而没有充分考虑防卫人面对不法侵害时的特殊紧迫情境和紧张心理。这就势必导致对正当防卫的认定过于严苛,甚至脱离实际。

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劳东燕表示,考虑到这些犯罪都严重威胁人身安全,被侵害人面临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很难辨认侵害人的目的和侵害程度,也很难掌握实行防卫行为的强度。如果规定得太严,就会束缚被侵害人的手脚,妨碍其与犯罪作斗争的勇气,不利于公民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合法权益。

当前,国内外对于区块链的安全评测体系尚不成熟。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区块链漏洞库积极探索区块链安全规范,联合行业力量,努力形成可操作、可执行、可量化的区块链漏洞定级细则,以推动区块链行业安全有序发展,助力我国在区块链新技术领域占据领先地位。

目前《区块链漏洞定级细则》仅为初始版本,后面将根据区块链安全的实际情况进行不断迭代修改。同时也欢迎各安全厂商、白帽、区块链参与者提出宝贵意见,共同帮助该细则的完善和提升。

与正当防卫相比,防卫过当只是突破了限度条件,即“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为统一法律适用,《指导意见》明确:认定防卫过当应当同时具备“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和“造成重大损害”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先动手一方手段明显过激,或对方努力避免仍继续侵害,还击一方一般应认定为防卫行为

《指导意见》第五条对不法侵害作出详细规定:不法侵害既包括侵犯生命、健康权利的行为,也包括侵犯人身自由、公私财产等权利的行为;既包括犯罪行为,也包括违法行为;既包括针对本人的不法侵害,也包括危害国家、公共利益或者针对他人的不法侵害。对于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等不法侵害,可以实行防卫。

清晨5点半,潭头村的蔬菜大棚里满是忙碌的身影。去年才告别外出打工生涯的叶伟萍,一个人熟练地管理着合作社的12个蔬菜大棚。另一座大棚里,刚刚收完最后一茬香瓜的张忠华正在盘算着换种收益更好的草莓。

如何认定防卫是否“过当”?

正当防卫的起因是存在不法侵害,什么是不法侵害?

富硒蔬菜产业发展起来,还带火了乡村旅游。很多游客慕名而来,采摘富硒蔬果,品尝富硒农家菜。潭头村趁势在去年成立了旅游合作社,106户村民入了股,很多村民在家里开起了民宿。

最高法解释,防卫是否“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应当综合不法侵害的性质、手段、强度、危害程度和防卫的时机、手段、强度、损害后果等情节,考虑双方力量对比,立足防卫人防卫时所处情境,结合社会公众的一般认知作出判断。在判断不法侵害的危害程度时,不仅要考虑已经造成的损害,还要考虑造成进一步损害的紧迫危险性和现实可能性。

可让村干部们没想到的是,想法一提出,就遭到了很多村民的怀疑。

此次《指导意见》对如何准确认定特殊防卫作了进一步细化规定。

哪些行为属于不法侵害?

实施特殊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松绑”在法治框架内进行,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防卫对象包括现场组织者、教唆者等共同实施不法侵害的人

发生争执后还手是“正当防卫”吗?

面对杀人、强奸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刑法有特殊防卫的规定。此前,检察机关办理的昆山“龙哥”案、河北涞源反杀案等都是依法适用特殊防卫作出处理。

在这一背景下,国家区块链漏洞库联合行业安全企业联合发布《区块链漏洞定级细则》。《细则》整体分为《公链系统漏洞定级细则》、《联盟链系统漏洞定级细则》、《智能合约漏洞定级细则》、《外围系统漏洞定级细则》,主要依据“危害程度”和“利用难度”等方面分析,将漏洞分为高、中、低三个威胁等级,且每种危害和难度的描述中都罗列了非常详细的参考条目,基本涵盖了区块链领域可能遇到的大部分漏洞情况,可以帮助使用者快速定位和分析漏洞。同时依托 CVSS2.0,力争实现与传统基础领域漏洞规则的互通,从大网络安全的角度打通区块链新兴领域与传统领域对于漏洞的认知和定义。

双方因琐事发生冲突,冲突结束后,一方又实施不法侵害,对方还击,包括使用工具还击的,一般应当认定为防卫行为。不能仅因行为人事先进行防卫准备,就影响对其防卫意图的认定。

正当防卫必须是针对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即不法侵害已经开始,尚未结束。

面对一群不法侵害人,实施共同侵害,作为防卫人,是否只能对主要侵害人进行反击,此前,一直存在争议。

如今,潭头村针对土壤富硒的特点,制定了高质量蔬菜大棚发展规划,升级种植基础设施,县里还把冷链延伸到了田间地头。不久之后,这里的富硒蔬菜还能搭乘中欧班列走向国际市场。

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是与不法行为作斗争的重要法律武器。但实践中,对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仍趋保守。法律中关于正当防卫的条款此前也被称为“沉睡条款”。

对于“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不是指向具体的罪名,而是指具体的犯罪手段。《指导意见》指出,在实施不法侵害过程中存在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等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行为的,如以暴力手段抢劫枪支、弹药、爆炸物或者以绑架手段拐卖妇女、儿童的,可以实行特殊防卫。

meldotel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