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银行迎来44岁新行长上投集团原总裁胡军太接替朱晓健

上饶银行经营层悄然“换帅”,迎来44岁的新行长胡军太。

近日,从银保监会官网获悉,江西银保监局核准了上饶银行行长胡军太的任职资格。胡军太接任行长后,将成为上饶银行“一正五副”经营班子中最为年轻的行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这种合并重组可视为中小银行应对市场竞争的一种途径。面对市场竞争以及利率市场化带来的影响,银行通过合并重组可以提升自身能力,应对日趋激烈的市场挑战。他强调,并非“出现风险”的银行才会考虑合并,重组实际上可视为从银行长远发展角度出发的一种前瞻性的改革方式。通过合并、重组扩大银行的规模能够提升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进一步释放银行的竞争优势。“这种整合浪潮很早之前就开启了,未来也将会延续下去。”他说。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日前发布的11条金融改革措施包括“制定《农村信用社深化改革实施意见》,保持县域法人地位总体稳定,强化正向激励,统筹做好改革和风险化解工作。”业内人士表示,今年预计农信社改革会有重大推进,可能将因地制宜推进农村信用联社和农村合作银行实施股份制改造。

王一峰表示,合并重组最重要的是在内部管理层面上进行相应整合,以提升自我的经营效率。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之下,合并重组很有可能是优胜劣汰的一种表现,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体现,是银行内在运行效率提升的一种市场化安排,相应的金融风险也会随着银行业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增强得到一定化解,然而,如果合并重组沦为“拉郎配”,没有更多的效率改善,变成单纯做大,那么意义就会大打折扣。

今年5月,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包括出台《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多渠道筹措资金,把补资本与优化公司治理有机结合起来。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着眼增强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能力,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美国政府的种种行为表明,美国民众的身体健康与生命安全,远远不及某些政客的政治利益来得重要。美国疫情蔓延的罪魁祸首,不在外部,而在美国内部,就是不作为乱作为、推诿责任、掩盖失误、沉迷于“政治化”操弄的美国政府自身。在新冠病毒严重威胁人类的关键时刻,坐拥全球领先的医疗技术,美国政府选择的不是救命,而是执意让政治凌驾于科学之上,最终将美国推入疫情的泥潭,酿成一出人间悲剧。

上饶银行是在原上饶市城市信用社的基础上改制组建成城市商业银行,2009年9月更为现名。2019年一季度,上饶银行完成10.22亿股定增,共募集资金31.17亿元。定增完成后,上饶投资控股集团(“上投集团”)、深圳市嘉惠投资集团直接入股并成为该行第一大、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4.76%、11.63%。

从目前已经公告的中小银行的合并重组的情况来看,一种是发展较好的银行通过入股、甚至控股的方式来帮助带动发展较弱的银行,如江苏常熟农村商业银行拟出资10.5亿元,认购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5亿股,占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33.33%,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另一种是多家银行通过合并以提升规模,形成规模效应和增强抵抗风险的能力,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拟通过新设合并方式共同组建一家商业银行则属于这种情况。“合并重组没有统一标准,因此要强调因地制宜,积极探索不同的模式。”董希淼说。但是他也表示,一定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原则。

合并重组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

“超级大国”沦为全球疫情的重灾区,美国当前的窘困处境究竟是谁造成的?

“地方中小银行大多由地方政府持股,通过地方政府专项债支持其补充资本,有利于发挥股东作用,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同时可在注资过程中推动化解存量风险或进行合并重组。”曾刚表示。

疫情暴发之后,有些美国政客一直没有消停,“甩锅”、污蔑中国,指责世界卫生组织,全然一副受害者模样。美国主流媒体却不这么看。《华盛顿邮报》近日评论称,美国的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居世界第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人为失误的结果,“新病例的创纪录激增,暴露了从联邦到地方的危机应对弊端”。

董希淼表示,为提升农信机构规模效应和抗风险能力,对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规模较小的农信机构,应鼓励在市场化基础上进行合并重组,并适当组建市级农商行。这与坚持县域法人地位的原则并不矛盾。对坚持县域法人地位的理解不能过于机械。通过合并重组,增强中小农信机构抗风险能力,从长远看有利于稳定县域法人地位。

上投集团入驻后,火速向上饶银行派驻董事。简历显示,胡军太,44岁,曾任上投集团副总裁,2019年1月任上投集团总裁(按正县级干部管理)。于2019年派驻至上饶银行担任董事,2019年10月担任上饶银行党委副书记。

国际社会呼吁团结抗疫、合作研发新冠疫苗,美国政府却宣布退出世卫组织,搞起了“单打独斗”,不但上演“独占”疫苗的闹剧,还将疫苗问题政治化,拒绝参加全球疫苗峰会,拒绝分享疫苗开发成果。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种中小银行之间的合并重组并非今年首次出现。以城商行整合为例,2005年成立的徽商银行由原合肥市商业银行吸收合并安徽省内蚌埠、淮北、马鞍山、芜湖、安庆等5座城市的商业银行和其他7家城市信用社重组而成。2007年正式成立的江苏银行由江苏省内无锡、苏州、南通、常州、淮安、徐州、扬州、镇江、盐城、连云港等十个城市商业银行合并重组而来。农商行方面,去年新组建的佛山农村商业银行也是由多家农商行、农信社合并成立。

董希淼称,两家机构或多家机构从重组到最终融合并不容易。在操作层面,从入股的股份安排、价格确定到不良资产的清查,合并双方都可能存在分歧。与此同时,不同金融机构的经营模式、发展理念以及文化都有差别。合并之后能否快速融合、优秀管理经验能否顺利移植,从而真正发挥一加一大于二的价值,这些都需要较长的时间。

“从中小银行改革重组的现实意义来说,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中小银行发展面临较大挑战,确实需要‘抱团取暖’,未来合并重组的案例可能还会增多。”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也表示。

疫情在美国迅速蔓延后,美国政府迟迟没有制定统一有效的应对策略,反倒是一心想着怎么推卸抗疫不力的责任,不厌其烦地“甩锅”、抹黑、诋毁他国,企图以此来转移国内民众注意力。

中小银行改革将加速推进

城商行农商行“抱团取暖”

根据上饶银行官网一则新闻动态显示:“2020年6月1日上午,上饶市委副书记、代市长陈云一行到上饶银行走访调研。上饶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群,党委副书记胡军太、朱晓健,监事会主席徐明等参加座谈。”

不妨简单回顾一下,疫情暴发之后,美国政府都做了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胡军太出任上饶银行行长此前已有端倪。2020年1月,上投集团密集发生工商变更,胡军太卸任总裁、法定代表人,已为全职担任上饶银行行长做好准备。而在此前,上饶银行行长一职由朱晓健担任,53岁的朱晓健担任上饶银行行长已有6年。

一处微妙变化可以看出,胡军太当时依然以党委副书记身份出席,而朱晓健的身份不再是行长,也变为党委副书记。

董希淼表示,与监管部门主导对高风险金融机构进行处置不同,通过合并重组这种市场化手段来推进改革和增强风险抵御,可能会成为较普遍的一种模式。

半年之后的今天,现实给出答案:根据worldometer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10月12日6时30分,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近800万,死亡病例近22万。

合并重组也是中小银行深化改革的具体方式之一。今年4月,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工作力度比较大。包括针对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定向降准以及差异化的监管政策等,都将为中小银行的改革重组创造有利的条件。业内人士预计,今年中小银行体制机制改革和资本补充会融为一体,将加速推进。

光大证券研究所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一些由地方政府主导的金融机构的合并重组,也是化解区域金融风险、增强区域金融稳健性的一种手段。它不是唯一手段,但是一种可选项。

如今,疫情还在美国肆虐。根据法新社报道,大约2/3的美国民众在最近一期民调中表达了对美国政府抗疫表现的不满。面对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数和死亡病例数,美国政府首先该做的,是拿出大国该有的担当,努力拯救美国民众生命,积极推进国际抗疫合作。但愿,痴迷于疫情“政治化”的某些美国政客,能及时“醒”过来。

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上饶银行总资产1240.22亿,实现营业收入35.45亿元,归母净利润8亿元,在岗员工2458人。

疫情尚未缓解之际,美国政府不顾卫生专家劝阻,在缺乏足够检测来保障安全复工的情况下,着急忙慌地按下复工复产“快进键”,导致多地疫情出现反弹。

年初,当新冠病毒在美国展露出其威力时,面对卫生专家的警告,美国政府选择向公众有意淡化病毒威胁,理由是不想引起民众恐慌和物价飞涨,结果错失了抗疫的最佳时机。

正如美国《新闻周刊》撰文所言,“政治化”疫情以及“政治极化”让美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震中”。福奇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也坦言,美国社会已经陷入撕裂状态,任何事情都极易被政治化,甚至是否戴口罩这一简单问题都涉及一种政治立场,而非一个纯粹的公共卫生问题。

meldotell.com